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网 > 贝当 >

色当上空的启示录德国空军一次空前绝后的空地支援行动

归档日期:06-27       文本归类:贝当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色当是在马其诺防线固守的法军右翼和冲入比利时境内迎击的法军左翼机动部队之间的链接枢纽,只要这一枢纽被砸烂,法军左翼将全部暴露,整个战线上的法军将被拦腰砍成两段。

  1940年5月13日,天气晴朗,阳光明媚。在清晨灿烂阳光的映照下,首批德国空军第3航空队的轰炸机群向色当飞去。当天上午担任空地支援主力的是第3航空队第2航空军和第3战斗机指挥部的部队,第5航空军的机群承担了纵深遮断任务。到了下午,第2航空队第8航空军(专门负责近距离对地支援的部队)的机群也前来助战,其中第77对地攻击机联队更是由被称为德军“斯图卡”之父的京特·施瓦茨科普夫(GüntherSchwartzkopff)上校亲自带队。

  10点,第2航空军的第一波飞机飞抵色当上空,对法军的碉堡、火力点和各种炮兵阵地展开极为猛烈的空袭。在持续了一整天的轰炸中,德国空军在默兹河前线架飞机,其中担任主力的是600架水平轰炸机(He-111、Do-17和Ju-88)和250架“斯图卡”俯冲轰炸机,它们得到了500架战斗机(Bf-109)和120架驱逐机(Bf-110)的护航。德国空军的相关文件大多数都已损毁,因此当天德国空军在默兹河前线具体出动了多少架次无法判断,不过这些飞机除去一小部分是在执行支援第41摩托化军强渡默兹河的任务外,绝大多数都被投入到了色当地段,仅水平轰炸机和俯冲轰炸机就出动了1215架次。

  按照计划,德国空军在5月13日分成五个阶段展开了这一史无前例的空袭行动。

  第一阶段从8点持续到12点,主要是第3航空队的水平轰炸机群展开袭扰性质的区域水平轰炸。

  第二阶段从12点持续到15点40分,第8航空军的首批“斯图卡”在午后不久便如期而至,开始对特定目标进行定点清除。

  第三阶段是德国空军空袭最为猛烈的阶段,只持续了20分钟——从15点40分到德军开始强渡的16点,这轮空袭的目标主要集中在了色当河曲部。

  第四阶段从德军实施强渡开始,持续到了17点30分,这一阶段随着德军步兵向纵深推进,德国空军的轰炸机群也向纵深地区的法军集结地和炮兵阵地展开了一轮又一轮轰炸。

  最后一个阶段则从17点30分直到天黑,德国空军将目标转向了协助巩固桥头堡,对前来增援的法军预备队进行连续轰炸。

  在德国空军一波接一波的空袭中,法军士兵只能蜷缩在掩体中躲避,浑身颤抖地聆听着“斯图卡”在俯冲时发出的尖利嘶叫声,而16点左右德军空袭高潮的场面更是如同地狱一般惨烈。

  此时,对岸的大部分德军步兵或多或少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的态度关注着空袭的过程,他们也被空袭场面震慑住了。色当附近的默兹河谷中充满了浓烟和火焰,德军第1装甲师的一名士兵多年后回忆起当时的场面,仍旧感慨不已:“在随后的20分钟里(指德军轰炸的高潮部分),我见证了整个战争中最为壮观的场面之一——俯冲轰炸机一个中队接一个中队从高空排成线飞来。第一架开始俯冲,接着是第二架,第三架、第四架……12架轰炸机如同猛禽追寻猎物一般俯冲而下,向目标投下了炸弹,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不断响起,直炸得天昏地暗……更多的轰炸机中队仍在不断赶来,从高空井然有序地径直俯冲而下,向各自的目标发起攻击,就这样硬生生地炸开了我们强渡马斯河攻入色当的大门。我们站在河对岸,彻底看傻了眼。”

  “斯图卡”俯冲轰炸机。图为Ju 87D 型,是全系列中产量最大的型号,因为引擎功率提高,性能明显提升,可搭载1800公斤炸弹,航程超过1500公里。

  在266高地观战的古德里安同样对德国空军的空袭战术深深感到不解——这分明是按照他和勒尔策中将的预定计划在实施空袭,而并非按克莱斯特和第3航空队沟通后的新方案展开的行动。当天晚上,古德里安打电话向勒尔策致谢时才解开了这个谜团,勒尔策在电线航空队传达下来的那个将我们的计划推倒重来的方案来得太晚了,只会在我们空军部队中造成混乱,我以此为由根本没有把它(新方案)传达下去!”

  另一名观战的德军士兵则在更近的距离上感受到了轰炸的震撼效果,他眼中的场景是:“仿佛打开了地狱大门,对面升起的黄灰色的含硫烟云不断膨胀,爆炸产生的冲击波直接震碎了玻璃,大地在颤抖,房屋在摇晃,河对岸的那些法国佬此时此刻不知在想些什么。”

  法军第55步兵师几乎只能依靠手中的各种轻武器展开对空防御,如前所述,面对上千架次轮番上阵进行轰炸的德军轰炸机群,法军在色当唯有第404高炮团1营在与敌人对抗。遗憾的是,该营宣布在5月13日全天只打下了一架敌机。

  第55步兵师的一名中尉惊呼:“炸弹此起彼伏地爆炸,你所能感觉到的一切就是不断逼近的炸点,越来越响的令人发毛的爆炸声,仿佛这些炸弹下一秒就会落到你头上。人们紧绷肌肉,听到下一枚炸弹没有落到自己附近时喘了口气,但很快,1枚、2枚……10枚炸弹落了下来……当炸弹声暂时减弱时,人们只能听到自己大口喘气的声音。我们被炸得麻木了,一言不发,要么蹲着,要么弓着背,大张着嘴防止鼓膜被直接震破,我们的碉堡被震得不断晃动……各种大小不同的炸弹从天而降,小炸弹大概只有盒子大小,大炸弹落下时没有什么声音,但爆炸声却如同火车呼啸而来时的声音。我两度被炸得产生了幻觉,感觉自己仿佛拥有一座火车站,而火车正在进站,直到另一枚炸弹爆炸的巨响将我炸回了现实。不久后俯冲轰炸机也加入了水平轰炸机的大合唱中,这些俯冲轰炸机鬼哭狼嚎的尖叫声折磨着人的神经,简直让人痛不欲生。”

  部署在默兹河一线要塞步兵团团长弗朗索瓦·皮诺(François Pinaud)中校多年后对德军的可怕空袭依旧记忆犹新:“早上5点起,大批敌军侦察机便飞临了我团防区……大约9点30分,德国空军的轰炸开始了,其主要目标为我军主防线、色当火车站和托尔西等地,投下的炸弹在这些地方引起了大火……11点过后,德军的空袭变得更为猛烈,时断时续一直到17点……我军的整个阵地都被浓烟笼罩,尤其是主阵地……德军以接连不断的波次展开空袭,每一轮会投入大约40架轰炸机,同时德军战斗机也用机枪对地面进行扫射。”

  皮诺手下的2营长也报告称“我部和后方的电话联系经常被轰炸切断,尽管我们竭尽全力在轰炸间歇进行了抢修,但和上级保持电话联系变得越发困难,我向上级请求获准使用无线电进行联络也被拒绝了。德军战斗机像是在宣示着他们对天空的绝对主权一样,追逐并扫射他们能看到的每个我军士兵”。

  法军第10军参谋长埃德蒙德―奥古斯特·吕比(Edmond-Auguste Ruby)上校向第2集团军报告说:“炮手们停止了射击并隐蔽起来,步兵畏缩发抖,躲在壕沟里一动不动,被炸弹的猛烈爆炸声和俯冲轰炸机的尖叫声吓得目瞪口呆,根本无法操作防空武器进行还击,他们唯一关心的事就是低下头来纹丝不动。这样的折磨持续了5个小时,已经搞垮了他们的神经,根本不能反击正在逼近的敌人尖兵。”

  在巴黎郊区万森城堡的法军总司令部中,甘末林将军倒是没有像吕比上校那样担心。参谋部向甘末林报告说:“轰炸在继续,但是没有给部队造成损伤。”到中午,第2集团军向总司令部报告说炮兵正在向对岸的德军射击,目前还不需要空军支援。甘末林一大早就询问空军司令约瑟夫·维耶曼(Joseph Vuillemin)上将采取了什么措施来对色当的默兹河防线进行空中掩护,但维耶曼却推诿次日再说。第55步兵师师长拉方丹准将向第10军军长格朗萨尔中将哀嚎并请求空中支援,但第10军在将这一要求转达给第2集团军指挥部时,那位“找不到比他更适合指挥第2集团军的”指挥官安齐热却称“你并不真正需要我的战斗机,如果发生一次危机我就不得不使用它们的话,它们很快就会被消耗光的”。英法联军空军也确实没有对德国空军的大规模空袭做任何反应,当天德国空军第53战斗机联队在色当南部执行掩护任务时,只击落了4架联军飞机。

  毫无疑问,德国空军在色当地区的对地空中支援行动堪称西线战役中最为壮观的一幕,套用克莱斯特的话说,“整个德国空军基本都集中在这了”。机群向色当地区的法军防线吨炸弹,这是德国空军一次空前绝后的空地支援行动,此前世界上从未有过如此壮观的大规模轰炸,之后5年的战争中德军再也没有在如此狭小的地域内集中如此多的飞机。根据联军报告,这次超级空袭的震撼效果甚至超过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第一次毒气攻击和坦克首次投入战斗。

  有趣的是,在河对岸围观空袭全景的德国军官们直到战后很多年才知道空袭给法军造成了多大的心理冲击——1957年法国战争学院在色当组织了一次讲座,邀请了大量双方参战老兵来实地现身说法分析这次战役。时任第1装甲师后勤参谋的约阿希姆-阿道夫·冯·基尔曼斯埃格(Joachim-Adolf von Kielmansegg)这才了解到实际上如此大张旗鼓地轰炸对法军的硬杀伤基本上微乎其微,被炸弹直接命中摧毁的法军碉堡凤毛麟角,人员伤亡也只有区区56人,但是造成的影响却极为严重。法军第55步兵师的各种通信线步兵师所部正在换防,轰炸令整个色当地区法军防御部队的指挥陷入瘫痪,法军炮兵原本可以对暴露在默兹河北岸的德军进行密集的炮火反准备,此时却被空袭炸得根本抬不起头。绝大多数法军官兵在经历了一整天的高强度持续轰炸后基本上都被炸麻木了,他们只祈求这可怕的一天赶快过去,然而对他们来说,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本文摘自《战争事典之热兵器时代2:1940年色当战役、F6F“地狱猫”》

本文链接:http://athletespt.com/beidang/132.html

上一篇:马克西姆·魏刚

下一篇:魏刚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