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网 > 贝当 >

富人的战争:英国在敦刻尔克丢了多少先进宝贝?

归档日期:06-29       文本归类:贝当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40年5月,在佛兰德斯通往敦刻尔克的路上,到处可以看见身穿土黄色军服、头戴浅碟式钢盔的英国士兵,在破坏大炮的观瞄设备和炮闩,焚烧毛毯、充气背心、鞋靴、制服,砸烂打字机、油印机、电影放映机。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几千辆卡车、半履带车、大篷货车、重型卡车、摩托车、履带式小型装甲车、活动厨房、小吨位运货汽车和指挥车,排列整齐,把油箱和水箱放空,让发动机运转直到失灵——毕竟,与福特T型车大行其道的美国不同,在此时的欧洲,汽车还远不是大众可以问津之物。

  英国官方发布的损失数据平淡无奇:63879辆汽车、20548辆摩托车、167576吨汽油或被毁或放弃。即便如此,英国远征军在撤出21万人的同时,一并带上船的还有4739辆车辆、533辆摩托车、1088吨汽油,以及13辆轻型坦克和9辆巡洋坦克。

  机动车辆的撤出数字和损失数字相加,汽车达6.8万辆,摩托车达2.1万辆,显示出英国远征军作为一个集团军级部队,惊人的机动车保有量和摩托化水平——实际上,1940年的英国远征军是一支完全摩托化的部队。相比之下,同一时期的德军,只有10%的部队实现了摩托化,德军全军的汽车也只有12万辆。二战各国除了美国以外,都没有达到这么高的摩托化水准。为何这样一支军队,没能发挥出足够的机动威力呢?这既有盟军高层战略判断失当的原因,也与英军的战前的摩托化存在诸多问题有关。

  一战的800万应征者中,75万男子丧生或失踪,占全英45岁以下男子的9%,负伤或遭受毒气之害的军人数目更为巨大。因此,无论英国政治家和大众,都产生了共识,如果再来一次欧陆战争,那么也不要将仓促组织的大众军队投向战场,而是打一场利用海权、工商业力量优势和盟国地面部队的英国式战争。这意味着英国恢复了她建立小而精的陆军的方针,比起拥有庞大数量步兵师的国家,这支军队更易进行摩托化。

  英军很早就认识到了内燃机在战争中的作用。早在一战初期,英军就装备了劳斯莱斯装甲车,该车由被称为世界上最佳汽车——“银魅”的底盘改造而来,造型简洁,大量使用手工劳动,乘坐舒适。阿拉伯的劳伦斯曾经使用一个中队的该型装甲车对抗土耳其人,他评价这9辆劳斯莱斯装甲车在沙漠作战中比“红宝石还宝贵”。

  劳斯莱斯装甲车。战后,阿拉伯的劳伦斯被记者问及,他最珍视什么时,他说:“我宁愿我的劳斯莱斯装甲车配备了足够多的轮胎和汽油,直够我用一辈子”。

  但财政情况大大限制了摩托化的步伐。一战后,英国尽管还控制着全球陆地领土的1/4,维持着全球帝国的架子,但制造能力和战争潜能只占10%左右。好在1920年代,英国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威胁。因此,英国当局提出了“十年规则”,主导了英国的防务政策,这一假想是从财务角度出发,假设英国在未来的十年中不会遇到战争,这一假想不断得到滚动延期,直到1932年。

  在英国财政部抡起的迪格斯大斧砍削之下,平均每个服役人员的预算经费是3英镑,征召人员才2.1英镑,陆军整体结余了117.5万英镑。有了锱铢必较的预算限制,机械化的速度犹如龟行。

  1923年,坦克军团被授予“皇家”的前缀,保存了装甲战的火种。1927年,帝国总参谋长米尔恩为了确定一个机械化师的理想结构,批准成立了实验性的机动部队,包括皇家坦克军团的2个营,一个装备了轻型火炮的野战炮团,一个皇家工兵连和一个机枪营,整个部队通过无线电进行通信指挥。这在当时是革命性的,对后世有着深远影响。

  2个骑兵团——第11轻骑兵团和第12枪骑兵团在20年代通过抽签方式,告别战马、马刺、马刀,装备了装甲车。1928年10月,第11轻骑兵团成为第一个接受“机械化”(当时称谓)的正规骑兵团,从跃马扬鞭的骑兵变成了冒着机油味的摩托化部队,装备了先前是皇家坦克军团装备的装甲车。此前一年,在英国索尔兹伯里平原上,陆军举行了人类历史上首次大规模装甲战演习。演习得出的结论很清楚,为了不减缓坦克的速度,步兵、通信、炮兵、后勤都需要进行摩托化。

  英国陆军对摩托化方向看得很准,还颇有创见。如发明了履带式的万用运载车,可以运兵、运货、拖拽火炮、拖斗、还可作为简陋版步兵战车甚至自行反坦克炮。万能运载车于1934年开始生产,直到1960年才停产。在二战中共生产了57000辆,基本型既可以安装布伦轻机枪,又可以拖曳野战炮,履带又保证了其越野能力,堪称战地军马。后来英国远征军下辖的7个师属骑兵团中,每个团都装备了44辆万能运载车和28辆轻型坦克。同一时期,在每个步兵营中还有10辆装备了布伦机枪的万能运载车。每个车组由3人组成:一名士官、一名步枪手和一名驾驶员/机械师。法军装备了类似的雷诺全履带运载车,德军则偏好半履带车,更往东的苏联,则装备了没履带的装甲汽车。

  不过,摩托化牵涉到感情因素。骑兵是人类历史上最为古老的兵种之一,常与贵族身份连在一起。骑兵为大英帝国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无论是滑铁卢之战中皇家苏格兰灰骑兵团的进攻,还是巴拉克拉瓦之战中的轻骑兵旅冲锋,都已成为传奇,永久融入了英国陆军史。尽管一战早已经证明骑兵的时代过去了,但高层仍然被骑兵出身的将官把持着,他们尽一切可能,反对用内燃机代替马匹的怪异想法。

  1932年,当又一次与德国的战争看起来已经迫在眉睫时,英国废除了“十年规则”,开始了重新武装,但线年之后,而且经费首先投向了海军和空军,陆军除了高射炮部队获得了优先拨款外,所得蛋糕有限,再次成了“灰姑娘”军种。

  与此同时,德国正在迅速成为欧洲战争的策源地。1933年,希特勒上台,2年后他建立了3个装甲师,并公布了德国空军的成军计划。由于此时英国内阁并不打算对欧洲大陆的战争承担多少责任,因此装甲战的需求并不大。1935-36年,陆军现代化速度非常缓慢,陆军预算只增加了400万英镑,其中27万英镑被用于坦克等履带式车辆。1936年,陆军在军马上的饲料开支是汽油开支的4倍。

  摩托化此时仍然受到传统势力抵触,如陆军大臣在介绍1936-37年预算时,将对8个团进行机械化的决定比作“要求一位伟大的音乐演奏家丢下小提琴,热衷于留声机”。1939年4月,皇家装甲兵团成立,系由皇家坦克兵团和摩托化骑兵合并而来,以统一训练、指挥及其他事务。该兵团下辖18个摩托化的骑兵团,以及来自皇家坦克团的8个营。但第一皇家龙骑兵团和皇家苏格兰灰骑兵团仍然骑马,王室骑兵团也是如此。由于将骑马视为一种特权,皇家苏格兰灰骑兵团的指挥官曾经给苏格兰所有的下议院议员写信,游说他们投票保留战马。直到战争初期,余下的骑马部队才正式换装。其中皇家龙骑兵团是在1940年改装装甲车,而皇家苏格兰灰骑兵团直到1941年才改装。在摩托化之后,骑兵种类的差异变得不再有意义,龙骑兵、枪骑兵、轻骑兵团的装备与名称脱钩,如今都是轻重不等的各类车辆。

  此外,摩托化还受到英国汽车工业产能的严重限制。如英国陆军有意针对通信部队,尤其是装甲部队的通信部队进行摩托化,专门建造了无线电传输车辆。由于工业无法满足这一需求,第1装甲师通信部队仍然装备了五花八门的陈旧或者型号少见的车辆,负责车辆维护的军士发现根本不可能从上级那里申请到足够的零配件,不得不转向本地汽车修理厂求助。英国军用汽车的这一通病贯穿了整个战争,英国决策层过于拘泥于自产汽车,而不愿意直接仿制美国成熟军用汽车设计,导致英军和德军一样,装备的车辆种类过多,影响了车辆的制造和维护。

  从编制看,本土军(地位类似于美国的国民警卫队)的通信部队在1934年就交出了马匹,正式成为摩托化部队,但实际上,只有一年一度的后备人员集训期,这些部队才是摩托化的;而填补编制内应有车辆空白的汽车,都是来自本地租车公司。1934年,第48师的通信部队只能装备寥寥无几的车辆,性能也差强人意。到了1936年,由于有了足够经费,才从约克郡的炮兵运输连租借了36辆汽车。

  长期被忽视的结果是,1939年开战前夕,步兵按照要求应有1646辆重型坦克,实际上只有60辆。回到英国进行摩托化的第13/18皇家轻骑兵团,只得到了10英镑补助金,用于开办驾驶和维修学校。由于维克斯轻型坦克迟迟未到货,该团不得不向肯特郡当地的汽车修理厂商借旧发动机进行研究。更糟糕的是,坦克到货后,发现都是样品旧货,从铁路专线开到军营的途中,大部分坦克都出现了故障。

  1939年9月,英国远征军踏上了法国的土地,与他们一起渡海而来的还有5000辆汽车,这些车辆绝大多数没有踏上回程。第13/18皇家轻骑兵团的备战情况颇能说明摩托化部队的真实情况:一半的坦克没有炮架,炮手只有三天的实弹射击时间。一直到登船前往法国前一天,该团的运输工具才通过征用民间车辆得以补充完整,运面包的货车和运杂货的卡车充斥车队,在出发前夕才漆成了陆军的土黄色。

  由于产能有限,开战后英国全部民间车辆的生产都被停止了,汽车工业转向专为军用生产。战争逼近时,英国实际上测试了许多汽车实验型号,但极少有投产。如今已没有时间进一步实验,战前的设计被大量投入了生产。许多车辆性能落后,但只有一项好处:现在就可以用。1939年服役的英军车辆几乎没有前轮驱动的,3吨卡车就来自1930年代早期的民用型号。政府也未采取鼓励措施,对跨公司之间的协作予以协调;生产商之间几乎没有合作,也缺乏标准化的基本部件设计。。比如,一款与吉普在美军中角色相当的轻型多用途汽车“梯利”,就由奥斯汀、莫里斯、希尔曼、标准四家厂商同时投产,生产商各自为战,完全按照自己的图纸进行生产,而且均缺乏美军吉普的四轮驱动设计。与此同时,英国转向美国和加拿大求助,导致车辆装备状况进一步复杂化。1940年3月23日,远征军司令官戈特勋爵通知陆军部,因为等待英国运来零配件,279辆汽车“趴窝”,而且有大量装备配件要么是供给不足或者索性没有。

  汽车的质量和性能远不是盟军的最大问题,盟军高层不知如何利用摩托化部队的机动力,才最为致命。在战争史上,先后出现过三种力量,生物力、机械力、化学力。在近代以来,化学力的不断进展,如铁路机车、火药武器的应用和改进,都在促使战争形态不断向新的方向转变。一战时期原始作战飞机和坦克的出现,已经预示新的化学力因素已经登场——使用石油制品的内燃机,即将使未来战争摆脱一战时期的僵持状态,恢复机动作战方式的主导地位。

  然而,二战初期英法军队高层仍然死抱着一战经验不放,对这一新因素缺乏认识。装甲战先驱富勒和里德尔·哈特的最大拥簇在德国而非其故乡英国。富勒曾经在二战前夕,应德军邀请前往检阅装甲部队,德军将领当面称赞,这些部队都是您的孩子。富勒回答:“这些孩子长得太快,我都认不出他们了”。德军的摩托化程度不算高,介于完全摩托化的英国远征军和摩托化程度很低的苏军之间。但德军将有限的内燃机资源集中使用,如1939年9月,德国有6个装甲师,而英国只有2个不完整的装甲师。

  虽然德军汽车保有量远不及盟军(法军的汽车保有量是30万辆,是德军的2倍多),但集中保障阿登方向的奇兵,比如作为A集团军群矛头的克莱斯特装甲集群,就装备了41140辆汽车,负责火炮、弹药、汽油、步兵、粮食、零配件等人员装备物资的输送,为10日之内从阿登冲到阿布维尔海边的大包抄奠定了物质基础。德军投入这一方向的车辆数量实在巨大,加上阿登地区道路仅有4条,且通行能力糟糕,5月13日甚至出现了“欧洲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堵车”,从莱茵河一直堵到了默兹河,车龙长达250公里。

  反之,盟军一方仍然寄希望于开战后继续在比利时境内与德军僵持。盟军司令官、法军将领莫里斯·居斯塔夫·甘末林是盟军战略的主要制定者,他手订的“戴勒计划”复制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战略,计划将盟军最精华的力量——第1集团军群投入低地国家,在那里与德军主力交战。他投入左翼的部队囊括大多数盟军机动部队,计法军全部3个轻机械化师、3个装甲师中的2个、几个英军坦克旅,以及16个盟军摩托化师中的14个(包括英国远征军的9个师)。将主要机动力量深远突入比利时而非保存作为预备队,意味着一旦德军在右翼进行突破,甘末林基本无法作出反应,这说明他根本不理解摩托化部队的真正力量所在,而只是视为加强版的步兵师。

  由于坚信德军B集团军群在低地国家发动的进攻是主攻方向,尽管盟军空军侦察机发现夜间有长达100余公里的车队向默兹河驶去,这类报告仍然被斥为夸张的狂想。5月14日,德军装甲部队从三处渡口源源不断越过默兹河。即便如此,甘末林也仍然相信,德军的目标是巴黎,而非分割包围他的左翼军。一直到5月18日,他才恍然大悟,并开始策划反击,而2天后德军古德里安第19装甲军的先头部队已经到达海边,切断了左翼军的后路。偏偏在5月19日,魏刚代替了甘末林,他对形势同样摸不着头脑,也根本搞不清内燃机引入战争后,战争形态和节奏已经发生了根本变革,未能在德军包围圈尚薄弱的时候及时反攻,时间窗口终于关闭。

  摩托化部队由于依赖汽油、零配件等的源源不断输送,对后勤的仰赖要十倍于非摩托化军队,在大包围圈内的英法军队开始出现紊乱和各自为战的情况,导致发起的反击效果不大。此时,盟军第1集团军群已经面对两个德军集团军群,和德国空军几乎全部力量的攻击。5月30日,英国远征军的绝大部分兵力和部分法军已经到达敦刻尔克外围。此后的故事,读者都已经知道了。

  德军赢得胜利是依靠高人一筹的战术和领导,而非是先进的武器或者摩托化水平。在后一方面,德军远逊于英国远征军。大多数德军士兵依靠马匹和自行车前进,而非搭载内燃机车辆。尾随英国远征军追击的德军,被英军抛弃的车辆之多以及相应的摩托化程度震惊了。有一路逃出生天的英军曾经驾车混入德军行军车队,发现大部分后勤车辆都是缴获的各类盟军车辆。

  海量的机动车辆损失,无法迅速补充,英国本土一度连坦克都只剩下100多辆。因此,在二战初期的北非的沙漠战争中,英军车辆都比较老旧,这是因为更新的型号都丢在了敦刻尔克。

  然而,经过3年在地中海战区的锻炼,和大西洋彼岸源源不断的支持,1944年回到欧陆的英国军队携带着登陆艇、吉普车、装备式补给港、战斗轰炸机、先进雷达等1940年的英国远征军闻所未闻的装备,早已脱胎换骨。就以在敦刻尔克损失了全部车辆的第13/18轻骑兵团为例,该团在参加诺曼底登陆时,已经全部换装了谢尔曼DD坦克。该团的34辆两栖坦克在距离岸边4.5公里处下水,顶着5级大风,在巨浪中开了一个小时才上岸,但凭着娴熟的操作技能,损失只有3辆坦克和4名人员。该团在D日那天获得了5枚军功十字章和12枚军功勋章,创下了一个团一天之内获得勋章的记录。

  到欧战胜利日时,英国陆军已经拥有125万辆机动车。与此相对,在战略轰炸和两线作战的巨大战损面前,由于缺乏配件、汽油和补充车辆,德军在很大程度上变成了一支骡马化的军队,一个步兵团只剩下4辆机动车用于拉反坦克炮。

  战争总是以最快速度吸收人类科技进步成果,使每一场战争总会呈现不同的面貌,在今日,这一变化尤其有加速的趋势。英国摩托化部队的兴衰史,显示出对于新技术等新因素及时跟踪,并对相应未来战争形态进行预测,努力打破上一场战争胜利导致的思维惯性,是任何军队都急需的战略规划能力。比起照搬引进几个新武器系统或是名词,这一想象力要重要得多。

本文链接:http://athletespt.com/beidang/1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