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网 > 贝当 >

凯特尔元帅为什么绞刑

归档日期:09-04       文本归类:贝当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知道合伙人母婴行家采纳数:481获赞数:1097连续三年育儿工作先进您个人向TA提问展开全部因犯有《欧洲国际军事法庭宪章》规定的破坏和平罪、战争罪和违反人道罪,被判处死刑。

  阿尔弗雷德.约德尔陆军上将,是在二战期间德国最重要的战略指挥将领,长期担任德军最高统帅部作战局局长,约德尔比其他任何军官更接近希特勒,是希特勒在作战问题上的最主要顾问和无形中的军事教员。他还代表德军向盟军投降,他参与几乎所有德军作战行动计划和屠杀占领区和平居民的暴行的命令。他是为数极少的敢于与希特勒争辩的将领,同时也是个极端的法西斯分子,最后被处以绞刑。

  阿尔弗雷德.约德尔1890年5月10日出生于德国的乌兹堡Würzburg。基本上算是德国霍恩所伦王朝的贵族,在德国,贵族一向以军事上的才华为荣,约德尔说过,“元首鄙视我所认同的中等阶级;他怀疑和鄙视我与之联姻的贵族阶层;他憎恶我是其中一员。”约德尔1910年从军校毕业后加入了德国陆军,早年在炮兵部队服役。1914年至1916年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两次负伤。随着德军在战争中的最后失败,约德尔决定离开军队去担任一名医生。

  然而,他的最严重的问题是,他也是那些将元首看作天才的人们中间的一个;而希特勒也懂得如何使用部下。他不能也不愿对元首进行实事求是的评价和指责。正如施佩尔所说,在顺从希特勒这一点上约德尔跟凯特尔一样,他忠顺地跟随希特勒到底。他经常处理的是战略和战术问题,但由于他只是希特勒意志的执行者,因而他的工作岗位不能发挥他的才能,他只能停留在处理日常事务上。约德尔没有指挥经验。因为元首不肯放他,从1938年起他连续七年都在元首总部的最高统帅部供职。令人怀疑,他是否比元首更了解由他承办下达的某些命令对部队的影响。

  1939年4月1日,大战前夕其被晋升为少将军衔,4月3日,希特勒下达了代号为“白色方案”的秘密指令,6月26日,约德尔向希特勒呈交了一份白色方案的初步时间表。元首审阅以后表示基本上同意。并把9月1日规定为进攻波兰的日子。1939年9月1日凌晨4时45分,德军以6个装甲师、4个轻装甲师和4个摩托化师闪电式的大举进攻波兰,1个月后即10月5日,拥有3400万人口,面积为 30.9万平方公里的波兰便被彻底击败了。关于此次战役约德尔后来在纽伦堡军事法庭上的供词:……到1939年时,我们当然有力量摧毁波兰一国。但无论在1938年还是在1939年,实际上我们从来无力抗拒这些国家的合力攻击。我们在1939年之所以没有被击败,那只是因为当我们进攻波兰时,在西部与23师德军对峙的将近110师英法军队完全没有动作之故。

  1940年3月1日,希特勒发出了“威塞演习”指令,德军迅速占领了丹麦挪威,可是4月17日鉴于纳尔维克的态势对德国守军日益危急,希特勒允许迪特尔少将进入瑞典。但在约德尔的恳切要求下,于晚间又下达尽可能长期坚守的命令。在1940年入侵挪威的关键时刻,约德尔的胆略和智谋胜过了希特勒。这一点希特勒是欣然承认的。从那时起约德尔不胜荣幸,能坐在元首身旁同他一起进餐。直到三年之后,即在斯大林格勒之战前不久,他才因偏袒犯上不恭的利斯特而失宠。

  闪击战的成功,使纳粹德国决心开始西线的战役,对法国及其同盟的战役计划是生死攸关的,1939年12月中旬,最高统帅部指挥参谋部国防处长瓦利蒙持将军同曼施坦因谈话后,认为曼施坦因的主张非常可取。于是他又向当时任最高统帅部作战处长约德尔提到了它。但这个计划引起了希特勒的注意,1940年2月17日,曼施坦因出任德军第28军军长受到希特勒召见,他批准了该计划,同时希特勒也宣布为他自己的计划,西线战役中德军装甲洪流滚滚席卷而下,联军全线崩溃,英军部队匆匆从敦克尔克撤回英国,空军司令戈林向希特勒保证,德国空军完全有能力消灭敦刻尔克的英法联军残部,希特勒不愿再让其宝贵的装甲部队遭受不必要的损失,他是在和约德尔商议后决定将最后解决的任务交给了空军和远程炮兵,众所周知这是一个极端错误的决定。

  1940年7月19日约德尔被晋升为中将,任总参谋部作战参谋。1940年任国防军指挥参谋部参谋长。作战局局长,而他的顶头上司就是威廉·凯特尔陆军元帅。他很会发挥辅助作用,他把军事和战略方面的事都明智地交给约德尔。在约德尔的德军统帅部作战局里收罗了大量的指挥人才,象约德尔的首席参谋埃卡德·克里斯蒂安将军,约德尔的最高统帅部作战局的代理人,瓦尔特·瓦尔利蒙将军,后升至至德国空军作战处处长的沃尔夫·荣格海军上校,还有伯恩哈德·冯·洛斯堡上校等。

  在制订对英国的战役计划时,大规模登陆战的“海狮计划”被无限期的搁置,针对德国海军力量的薄弱,8 月15日,约德尔指出,要击败英国,除了直接入侵以外,还有其他方法,那就是:延长空战、加强潜艇战、夺取埃及和直布罗陀。希特勒非常赞成袭击直布罗陀。

  在此间约德尔在德国统帅部制订一系列作战计划,旨在征服世界,除了入侵苏联东南欧和非洲外,在1941年2月约德尔同希特勒甚至认真地讨论起穿过伊朗或阿富汗入侵印度的问题。当年仲夏之前他草拟了后续指令,推断在苏联被消灭之后,德国和意大利将控制整个欧洲,如有必要就使用武力征服土耳其。直布罗陀、埃及和巴勒斯坦都要占领,对英国则给以致命的打击。

  到1941年底,希特勒的权限和活动范围已经扩大到他可以通过约德尔和武装部队最高统帅部直接控制所有的国外战区。1941年12月,他解除了勃劳希契元帅的职务,接管了陆军在东线和其他战线的作战指挥权。这样,作为最高统帅,他就自己给自己下命令。为了摆脱这种荒唐可笑的窘境,他将哈尔德和陆军总部作为自己的参谋部来控制东线对苏联的整个作战行动,约德尔和武装部队最高统帅部同时成了他控制所有其他战线的参谋部。因此,陆军总部便中止了对苏联以外的其它战线的指挥和通讯联络。斯堪的纳维亚(包括芬兰)、法国、巴尔干、意大利和非洲成了武装部队最高统帅部管辖的战区。这些战区必须通过约德尔为首的武装部队最高统帅部中武装部队指挥参谋部这个机构来领受任务。这样一来,除了海军总部和空军总部外,元首还有两个独立的同级参谋部来协助他指挥战争,一个负责东线,一个负责西线。这不是统率机构有效的和令人满意的工作方法,因为一个参谋部并不了解另一个参谋部在干什么,而且双方还要争夺兵力,这套指挥系统并未经过深思熟虑,而是心血来潮的产物。它是完全符合这个独裁者的心意、对他方便的一个临时凑合的机构,这是因为他把东西两线隔开就再无人敢于侵犯他本人的权力和地位。

  1941年德国开始准备对苏联的战斗,实际上希特勒和德军最高统帅部,既无广泛而可靠的情报,又无充分的战争准备,就投入这样一场战争。德军最高统帅部无从了解苏联坦克和飞机的数量。德国情报部门的报告所提供的数字只是猜测而不是判断,因为这些数字没有确凿的事实为依据。关于苏军平时拥有的或者战时可能组建的陆军师的数目,它也没有任何可靠的情报资料。它是以苏联人口和估计的工业潜力为依据,采取草率而粗略的方法判断敌情的。德军情报部门对苏军最高统帅部和苏军的主要将领几乎毫无所知。约德尔应该考虑到,着手制定重大作战计划之前情报部门必须进行五至十年的准备,胜利冲昏了纳粹的头脑。哈尔德、曼施泰因、古德里安、克斯特林和其他一些人后来都责怪希特勒低估了苏联。

  1941年3月5日国防军最高统帅部第24号指令明确规定:“关于‘巴巴罗萨’行动不允许对日本有丝毫暗示。”希特勒告诉保加利亚、芬兰和匈牙利等国的领导人,他们采取的措施是纯防御性质的。约德尔在与芬兰代表谈判时说,德国的备战措施是防御性质的,如果德国不能与苏联达成政治协议,德国可能会发动一场预防性的战争,赶在苏联动手之前发起进攻。

  与苏联的战争,从一开始就被确定为毁灭性的。希特勒曾对约德尔说:“即将开始的战争不仅仅是一场武装冲突,这实际上是两种不同意识形态的斗争。”希特勒还宣称,这场战争必须以最残酷的方式进行,目的只有一个:“无情地”消灭每一个苏联人。

  10月8日,约德尔又把他那个得意洋洋的定论说了一遍:“毫不夸张地说,我们已经最终赢得了战争!”但是不久战事开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1942年夏末,希特勒同约德尔之间发生了激烈的争论。事情的经过是:约德尔被派往A集团军总部调查该集团军在东线南段遭到失败的原因,着重查明集团军总司令是否执行了最高统帅部对战役的命令和指示。调查表明,该总司令执行了领袖的命令,但因遭到苏军日益强大的抵抗而未能成功。于是,希特勒就指责约德尔有意替不服从命令的前方将领辩护,而约德尔也大胆地指出了希特勒指挥上的错误。

  1942年7月30日,阿尔弗雷德·约德尔宣布,高加索的命运将取决于斯大林格勒会战的胜负,鉴于这次会战的重要性,可能不得不从另一集团军群抽调部队到这里来。但是德军遭到了惨败。德军最精锐的第6集团军全军覆灭,但是1943年1月30日,希特勒授予保卢斯元帅节杖,以鼓励其继续抵抗下去。他对约德尔说:“在德国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元帅被生俘的。”但是实际上保卢斯元帅几乎同时就投降了。

  德国开始打输这场战争时,约德尔对希特勒的影响正如事实所表明的那样越来越糟糕,因为他在多数问题上赞同主子的意见,就等于火上加油,使希特勒更加固执任性。但不管怎样说,约德尔的影响还是很有限的。他不是提供军事知识的唯一渠道,希特勒是根据许多知识来源形成他的思想的随着德军前线战事的吃紧,最高统帅部和约德尔成为德军前线军官埋怨的目标,其中著名的埃尔温·隆美尔陆军元帅对最高统帅部和约德尔的仇恨在1944年达到了病态的程度。隆美尔陆军元帅甚至认为是约德尔误导了元首犯下了大错。

  6月6日盟军在诺曼底登陆,德军西线总司令龙德施泰特元帅要求将战略预备队的装甲部队投入反击,但却被约德尔拒绝了。6月9日,希特勒在龙德施泰特的极力要求下,同意从驻加莱的第15集团军抽调17个师用于诺曼底。但在盟军“卫士”计划的影响下,同时在约德尔、凯特尔、西线情报处处长罗恩纳等人极力向希特勒说明诺曼底登陆仅仅是牵制性的佯攻,希特勒于午夜时分,下令停止增援诺曼底,并将其他地区部队火速调往加莱。召开军事会议重新讨论反击计,龙德施泰特闻讯后仰天长叹:“这场战争输定了!”

  1944年深秋,战争已从东西南三面向德国本土逼近,德国面临绝境,为扭转这一局面,希特勒决定集中兵力在西线发动一场使盟军猝不及防的攻势,夺回主动权。为此,从9月底,元首就和他的最高统帅部十分秘密地着手制定西线最大的阵地反击战——阿登反击战计划。这个计划被命名为“莱茵河卫兵”。该计划的主要设想是:集中优势兵力,迅速突破盟军防线,强渡马斯河,夺取盟军的主要补给港口安特卫普,把盟军一分为二,并制造第二个敦刻尔克,然后再转过头来对付苏联。西线总司令伦斯德元帅和B集团军群司令莫德尔元帅虽然对元首野心勃勃的计划大吃一惊,他们知道改变元首的想法是不可能的,但他们还是力图说服希特勒制定一个能够与目前德军的兵员和物质实力相适应的作战计划。但是,没等龙德施泰特和莫德尔力陈己见。最后计划包括每一个细节甚至炮轰时间都是希特勒在大本营制定的。11月3日,作为元首的特使约德尔上将赶到设在西线克雷菲尔松树林的B集团军司令部,将“莱茵河卫兵”的详细作战计划交给伦斯德和莫德尔,哈索·冯·曼陀菲尔回忆道:“约德尔似乎是疲劳过度,不久,大家就看出他很容易发火。他在把这项计划告诉我们时,显然感到自己授权有限,所不断声明,他现在所讲的一切都是“元首作出的不可变更的决定”。”很快阿登反击战也失败了,希特勒输掉了最后的资本。

  1944年 7月20日,腊斯登堡的德军大本营这一天戒备格外森严。原来,希特勒同凯特尔、约德尔等军事首脑正在这里举行重要会议。会议在中午12时30分开始,陆军总司令部作战处长豪辛格汇报苏德战场的战况。他的发言刚进行了大约10分钟。突然一声巨响,霎那间,会议室内外烟雾滚滚,碎片四飞,炸弹爆炸后,凯特尔第一个冲出会议室,大声惊叫:“有人行刺!”约德尔被气浪从窗口弹到室外。但他们两人均没受重伤。希特勒也很幸运,只是右肩受了轻伤,他惊魂未定地说:“谁说上帝没有眼睛?”在场的有4人死于非命,其中有1名记录员。

  邓尼茨派他到兰斯的一所法国孩子就读的小学,受命在签署德国投降书之前采取一切可能的拖延策略。约德尔受到战胜者冷冰冰的接待,使他睁开眼睛面对严酷的现实。德军不是被当作战败而体面的对手,而被视为渣滓。

  1945年5月7日在兰斯代表德军向西线盟军投降。他对元首惟命是从,直到德军彻底无望时还强硬地指出:任何一个希望自己不受德国人民永远诅咒的德国人,都不可能签署把数十万德国官兵交给俄国人的文件。然而顽固的结果,等待他的是绞刑架。

  约德尔将军和另一位德国代海军代表汉斯·格奥尔格·弗里德上将。盟国代表严肃地问德方,他们是否理解德国应遵从的投降条款。他们答复称是。约德尔将军在无条件投降书上签字后说,他想讲几句话,即获准。他用低沉的德语说:“签字之后,德国人民和军队的福祸吉凶,就由胜利者决定了。”他继续说:“在这场延续5年多的战争中,他们得到的也许比其他任何国家和人民多,但同时遭到了更多的苦难。”

  约德尔德国在投降时请求战胜国对德国人民与军队宽大为怀。但他望了德国无情地进攻,挑起了这场世界大战,进行侵略并建立惨无人寰的集中营。投降仪式结束后,为了表彰约德尔将军在莱姆斯城的表现,乘着官方摄影师在场之时,邓尼茨授予他骑士十字勋章。

  不久约德尔被逮捕,一开始,约德尔并未在盟国的所有战犯名单之内。但是俄国人坚持己见,他们想要指控他把希特勒的几乎肆无忌惮地施加暴行的命令转发到在俄国的德国部队。美国人根据杰克逊所主张的集体犯罪理论,终于决定要他完成一份被告名单,这样,戈林代表纳粹领导集团和空军,沙赫特代表工业界,凯特尔代表总参谋部,邓尼茨代表海军,卡尔登勃鲁纳代表党卫军,而约德尔则代表陆军。

  在法庭上约德尔极力为自己辩护,最终,阿尔弗雷德.约德尔陆军上将被控犯有破坏和平罪:战争罪和反人道罪,并参与制定或执行犯有这些罪的共同计划和阴谋。

本文链接:http://athletespt.com/beidang/4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