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网 > 贝当 >

76号是什么意思

归档日期:11-20       文本归类:贝当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汪伪特工总部76号是汪伪政府的特务组织,全称为“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务委员会特工总部”,位于上海的极斯菲尔路76号(现在的万航渡路435号),俗称“极斯菲尔路76号”。

  简介:由李士群(副主任)和丁默邨(主任)带领,其中有的潦倒特工(中统、军统的叛徒)也有青帮中的一些人。这个特务组织曾使中统、军统的上海站、南京站和天津站遭到重创。甚至有传言说他们破获了整个军统上海站。

  由来:1938年,抗日战争已经持续了将近1年,处处愁云惨淡。唯独上海的英租界和法租界依靠外国人的势力依旧超然于战祸之外。而且的两大(中统和军统)在上海大量潜伏特工,刺杀汉奸和日本人,给日本人造成了很大的创伤。但是日本间谍(特高课)在上海根本无用武之地,所以日本特务土肥原贤二才会想到创建和中统、军统一样的特务组织——汪伪76号。

  另一方面,当时由于副总裁汪精卫的叛变,使得戴笠(军统的特务头子)派出了军统天津站的19个特工到越南进

  行对汪精卫的暗杀。结果暗杀失败(杀了汪精卫的秘书),使得日本认识到了汪精卫的重要性,因而使76号诞生。

  76号诞生后,由于人手不够,李士群曾经想办法和青帮老大杜月笙拉拢关系,结果失败了,后来,李士群又拉拢了另外一个青帮头目——季云卿,因此季云卿的弟子也投靠了76号。就这样一栋洋房,一笔经费,几条枪,上海最让人闻风丧胆的就此开张。

  罪恶行径:汪伪76号暗杀和策反的人有四类,第一是人和进步人士;第二是中统、军统的特务,第三类是租界里的行政人员,比如巡捕房里的探长;第四类是国民政府在租界的金融从业人员。下面讲2起著名的事件。

  1939年11月23日上午,一位五十来岁戴眼镜的男人,照常走出家门,准备去上班。谁知他刚出家门,只听砰的一声,一个埋伏已久的杀手向他射出了罪恶的子弹。

  被杀者是江苏高等法院第二分院刑庭庭长郁华,凶手正是汪伪政府下属的 “76号” 特务机关。那么到底是什么使郁华招致了这样的杀身之祸呢?曾经专门研究汪伪政府历史的复旦大学教授石源华向我们讲述了76号的累累罪行。郁华被杀缘起一桩报馆打砸案。汪伪政府为压制租界内报纸的抗日舆论,1939年7月22日,76号派了几个打手喽啰砸了《中美日报》,打手被公共租界巡捕房抓获,并被判了刑。76号找了代理律师提出上诉,并写信给将承审这件上诉案的江苏高等法院第二分院刑庭庭长郁华,进行恐吓,要他撤销原判,宣告无罪,否则与他本人不利。郁华是著名作家郁达夫的胞兄,他富有正义感,不向汉奸特务恶势力低头,仍维持原判,将上诉驳回。不久,就发生了一位正义的地方法官就这样惨死在了特务的枪下。

  女俱乐部主席,并且加入了。1939年7月,她多次组织为抗日部队募捐的大型活动,声势和社会反响很大,“76号”恐吓她,还派人去现场捣乱。在法庭上,茅丽瑛指认那些破坏者,进行了面对面的交锋。1939年12月12日,76号派人埋伏在南京路、四川路职业妇女俱乐部附近,当茅丽瑛走出职业妇女俱乐部时,开枪射击,她腹部中弹被送至医院,虽被取出弹头,但是因为弹头事先已被涂过毒,三天以后,茅丽瑛离开人世。抗日志士茅丽瑛的死,在上海滩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有2000多人不畏“76号”和日本宪兵的威胁,参加茅丽瑛的葬礼,她的葬礼成为了上海孤岛时期一次影响非常大的抗日活动。

  蒋介石为了干预汪伪中央储备银行的建立,遏制“中储券”的发行,保证法币的地位。曾经多次指派戴笠对这个银行里的高级职员进行有针对性的暗杀,而且连连得手。而周佛海为了报复重庆国民政府,就指派76号对重庆国民政府在租界的银行系统(中国银行、中央银行、交通银行和中国农民银行)实施打击。于是李士群指派了手下去执行任务,不料手下人搞错了地方(本来想打中国农民银行,结果杀到了江苏农民银行的头上)。最后江苏农民银行的职员除一人外,其余11人被76号特工集体残杀,遭人5死6重伤的大血案,这在中国的金融史上,是从所未有的。

  王天木是当时军统上海站的站长,也是军统的“四大金刚”之一,因此76号一直很看重他的地位,很想策反他,为76号所用。

  李士群成立了76号以后,疯狂扫荡军统上海站。1939年8月,李士群对军统上海站发起了决定性的攻击,首要目标就是军统上海站站长王天木。一次,王天木在准备接头的时候,被李士群的手下捉住,架到了76号。李士群把王天木请进来优待室,好茶好饭地伺候了王天木3个星期,但是之后,李士群又把王天木释放了,根本没有提到策反他的事,这让丁默村很不理解,而李士群则没有回答,一笑置之。

  不久后,王天木又到了76号,但这一次是他自愿来的,那么这究竟是这么回事呢?

  原来,王天木被释放后,引起了戴笠的怀疑。戴笠认为,王天木有被策反的可能性,于是命令王天木手下的特务除掉王天木,王天木知道了之后大骂戴笠不仁不义,于是怒而投敌。

  王天木被策反后,后果可想而知。军统在上海等地的多个单位被破获,戴笠苦心经营起来的南北两大特工中心上海、天津受到严重破坏,更为重要的是王天木的叛变,使得其同僚之间的信任荡然无存。虽然王天木被策反是因为戴笠对手下的不信任,但是李士群也正是利用了戴笠的心理才策反了王天木,在这个事件上,李士群的狡猾可见一斑了。

  宁波人方液仙(亦称方溢仙),是上海中国化学工业社的大老板兼总经理,也是中国著名的化学家之一。方以经营三星蚊香、三星牙膏发了财,也因此招来了厄运,为76号的警卫大队长吴世宝所觊,吴就向李士群进言,描绘方液仙是如何如何的富有。李士群原本是个贪婪鬼,安能无动于衷?况且特务的这个武器,又捏在自己的手里,不派派用场,无异是一种浪费。不过不给方液仙戴上一顶帽子,一望而知是纯粹绑票,总觉得太不像样。于是,便说方液仙与重庆有关,叫吴世宝将方逮捕。吴世宝的这件绑票案,算是通了“天”了。1940年初,方液仙正踱出新加坡路10号家门不远的地方,预伏在方家附近的那些特务喽啰便一拥而上,准备把方液仙架上预停在那里的汽车里。方知道遇上了绑票,因离开自己的家不远,便一面挣扎,一面高呼绑票。几个特务便拿枪顶住了方的身子,吓唬他不准喊叫。不料其中一支枪走了火,把方液仙打伤了,方受了伤,丧失了挣扎的能力,遂由几个特务,把他架进了汽车。因为方的挣扎,拖延了一些时间,同时又因枪走了火,且离方家太近,唯恐方家已得知消息,打电话报告捕房,四面兜截,所以不敢径驶76号,以免狭路相逢,碰个正着。于是急急地把汽车开到景云里22号,亦即76号警卫总队第二行动大队的队本部,直到第二天晚上,才偷偷地把方液仙转到76号。

  方液仙的个性是倔强的,吴世宝曾一再威胁方写信到家里去,说自己因与重庆有关,所以被捕,要家属赶快请人出来谈判,方都严辞拒绝。但方因受了枪伤,虽略有包扎,但流血很多,人已很难支持。吴世宝为了急于要制服方,也不管方液仙受得住否,还给方抽了一顿阔皮带,又灌了冷水,方虽几度晕过去,可是始终不肯写信。惟经此重创,已陷于人事不知了。李士群虽给方戴上了一顶与重庆有关的帽子,但连日本主子那里也没有透露过,毕竟是个私货,如果把方液仙放在76号的“看守所”里,万一泄露出去,总觉得不甚好听。于是,又叫吴世宝把方搬离了76号。隔了两三天,透出了消息:方液仙因重创致死。

  方液仙失踪后不久,他的家属终于得到了线号绑去的。方家得到这个线索,还是来自吴世宝的老婆佘爱珍。因为佘有个姘夫叫李祖莱,是中国银行的职员,他在李士群与吴世宝的家里,是一个出入频繁的清客。佘与李,在暗中既有了这种肮脏的关系,便也无话不谈了。某天,佘在无意中,谈到了方液仙,谁知李与方家不仅是宁波同乡,而且还带有葭莩之亲。李很迅速地把这消息告诉了方家,方液仙的老婆,便托李祖莱向李士群说项。不幸这时方液仙已因重创死亡。明知钱是好的,可是已交不出活人来,只好来个不认账。李祖莱只能再去求告于佘爱珍,佘才告以底细。并经佘的拉牵,方由吴世宝告诉李祖莱,方的尸首现在某某殡仪馆,要方家自己去查领。吴世宝虽把这底细告诉了李祖莱,当然仍是没承认这是76号干的,而推说是派人多方面打听出来的。据说方家虽然领回的是一具尸首,也花了一二十万块钱哩。

  虽然汪伪76号与中统、军统的较量中最终取胜,但是由于内部矛盾和与日本人的冲突。到了抗战末期,很多汉奸纷纷为自己寻找退路,其中就包括76号的主任丁默村和汪伪财政部长周佛海。这时重庆国民政府也想考验他们。因此,戴笠就让周佛海和丁默村想办法除掉李士群(其实李士群才是76号实际上的负责人,因为他使中统、军统遭到重创,因此,戴笠、陈立夫对李士群可谓恨之入骨,欲除之而后快)。因为两人与李的矛盾,两人答应了戴笠。周佛海出了上中下三种策略,上策和中策是借刀杀人,即用日本人和汪伪内部和李士群有矛盾的人除掉李士群,下策是指直接派出军统特工暗杀。戴笠采纳了上策,周佛海也和日本人下毒杀死了李士群。李士群死后,76号里的人对谁接任李士群的位置这个问题争论不休,日本人就乘机把76号分成了几个完全独立的机构,76号就这样覆灭了。

本文链接:http://athletespt.com/beidang/844.html